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楚鹏:生命只有一次

若问我缘何如此坚持,只因生命只有一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如痴如醉在同仁  

2007-05-16 16:57:00|  分类: 行万里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点击此处查看:西北地区其他游记

备注:每张照片都进行了压缩处理,降低了色彩鲜艳度和清晰度,因为博客容量有限制。
 

    同仁,这座青海惟一的“国家历史文化名城”,这样一所硕大而独特的美术学院。在这里,就连每一缕清醇的空气都透着艺术的灵光,我被青海省黄南州隆务河畔的几个不起眼的小村庄迷住了。那里的藏民用种庄稼的双手,竟然制作出了美丽的唐卡。

07年5月6日 

    8点多我来到黄南州驻西宁办事处,拼车前往同仁。


    沿着黄河支流隆务河逆流而上前往同仁的途中,成片的树林、庄稼地和果园在隆务河两岸连绵不绝,想来“金色谷地”之称是名副其实。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
路上,已经嗅到艺术之乡的味道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2个多小时车程,到达同仁后,我直奔隆务寺


    依山而建的隆务寺有700多年的历史,是安多藏区最古老的藏传佛教寺院之一。由三木丹仁钦喇嘛创建于公元1301年的隆务寺原本是座萨迦派寺院,15世纪时改宗格鲁派,并借格鲁派不可阻挡的发展势头迅速壮大起来。自一世夏日仓活佛起,先后建立显宗、密宗、天文、医药等四大扎仓(学院),最盛时占地近百公顷、寺内僧人3800余人、属寺遍布热贡各地,成为当时安多藏区数一数二的大寺,堪与今天的塔尔寺、拉卜楞寺相比。


寺门上的画
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隆务寺一角
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转经的藏民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隆务寺的几座佛殿正在重建或修缮,一个人随意的逛着。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辩经前的场面
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隆务寺一角
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艺人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同仁境内的许多村庄和寺院都有艺人从事热贡艺术,特别集中在吾屯,不但90%以上的男子都能够绘画或塑像,身怀绝技的高手更是层出不穷。傍晚时分我到了位于吾屯上寺的阿卡角巴加居住的僧舍。

07年5月7日

    早上起来,可以好好看看吾屯上寺。


    乍看上去吾屯上寺其貌不扬,主体建筑只是一座大经堂、一座释迦牟尼佛殿以及一座弥勒佛殿。走进经堂佛殿内,眼花缭乱之中才明白它是多么不凡:一尊尊栩栩如生的佛像在黯淡的光线里闪耀着金色光芒,除了地面以外,几乎所有的空间都被难以计数的壁画和唐卡填得满满当当的。


虔诚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在吾屯寺院,所有入寺的阿卡都必须学习画唐卡或塑像。吾屯上寺的阿卡角巴加就是两样都精通的高手。36岁的角巴加从6岁起就跟随叔叔琼派学习画唐卡,9岁时在上师洛赛仓喇嘛座前受戒出家,十五六岁便由叔叔带领到外地的寺院塑佛像或画壁画,十多年里几乎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在外度过。不过,最近几年角巴加极少出门,因为到吾屯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,吾屯人不用出远门也能靠手艺挣钱了。


一幅唐卡的局部
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叔叔琼派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唐卡是热贡艺术的突出门类。唐卡是藏语,意思是“能够摊开来观赏的布绢卷轴画”。它大约起源于公元七世纪前后的吐蕃时期,对于传播藏传佛教的意义不可小视。直到今天,藏族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唐卡并视之为神佛,虔诚供奉。

    琼派和角巴加居住的僧舍是一座漂亮的廊房,不算大的院子里有两株杏树,还有琼派养的几盆花。


角巴加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角巴加的两个弟弟——31岁的娘吉才让和26岁的完玛才让——也都是画唐卡的好手。娘吉才让和完玛才让每天早上都到这里来画唐卡,傍晚就收工,各回各的家,绝少挑灯夜战,很有点朝九晚五的意思,而娘吉才让也将其称为“上班”。偶然的,角巴加兄弟的父母也会来这里同哥哥聊天。

    娘吉才让是三兄弟中画得最好的一个,据说大师夏吾才让在世时看了娘吉才让画的一幅护法神唐卡,不禁连声叫好,感叹说:“现在的年轻人脑子好使啊,了不得。”那幅唐卡现在仍收藏在吾屯上寺的大经堂内。

娘吉才让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与两个哥哥不同,老三完玛才让是在别人家里学画的。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娘吉才让的两个儿子,11岁的罗藏坚才和8岁的算太才让都在吾屯小学上学,一个五年级,一个三年级。平时他们放学后都得到这里来,做完作业后就学着画唐卡。现在他们还只能在作业本上临摹佛像,或者看爸爸和叔叔们画。其实,老三完玛才让也结婚生子了,有一个正呀呀学语的女儿,“传男不传女”是热贡艺人祖传的规矩,她将来就不能学画唐卡。

    罗藏坚才算太才让已经开始学画唐卡了。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角巴加正在手把手教罗藏坚才绘制唐卡,在吾屯,唐卡绘画就是这样世代传承了几百年。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8岁的算太才让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艺人们的全家福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要创造出一幅精美的唐卡,不仅需要娴熟高超的技艺,而且要全身心投入,每个步骤、每道工序都有许多讲究。我了解到,画画之前必须沐浴,作画过程中不能抽烟饮酒,更忌性事。这画唐卡分明就是一种修行的方式。

    绘制唐卡所用的画布是专门订做的一种厚实白棉布,根据画面大小裁剪出合适的尺寸后,用结实的细线将画布绷在木制画架“唐卓”上;逢大晴天将一层木胶均匀地涂在画布两面,晾干后的画布必须不软不硬才行,否则就再涂一层木胶并晾晒;随后在晾干的画布上涂一层石膏粉,放在一块九合板上,用鹅卵石和吃饭用的碗反反复复地磨,“正面磨五遍,反面磨五遍”,直到画布表面光滑平整,完全看不见布的纹理为止。
   


    画布准备好后,就可以打底了。先用碳条勾出佛像的轮廓,随后用铅笔勾勒线条。热贡唐卡的构图基本上都是以人物为中心的,因此打底时主次顺序分明:先画主佛,再画菩萨、护法神等,最后是山川河流、蓝天白云、花草树木和飞禽走兽。在打底的整个过程中,艺人们只能在限定的空间里发挥想象——不单是画面的空间有限,藏传佛教艺术对佛像、菩萨等人物的造型、姿态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,绘画时必须遵循《绘画如意宝》、《功能源》、《造像量度》等经典中的规定。热贡艺人极为重视线条的运用,把线描工夫视为衡量艺人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准。初学者至少要三年的时间才能掌握线条的描绘,有的还要花更长的时间。


一幅唐卡的底稿
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    传统的热贡唐卡,绘画所用的颜料是纯天然矿物颜料,有蓝色、绿色、红色、大红色和白色五种,用它们可以配出几十乃至上百种颜色。矿物颜料的纯度高而且质量稳定,绘成的唐卡色彩厚重而鲜艳,即便经过很长时间或放在污浊的地方也不会轻易掉色、变色。


绘画所用的颜料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    着色后的唐卡要用彩笔进行勾描,使线条清晰起来。随后还要描金,即将画像用金汁描绘出来。描金和最后的几道工序如铺金、磨色和开眼都会用到黄金。角八加估算,一幅小型唐卡要用掉大约五、六百元的颜料和金子,一幅中型唐卡则要用掉上千元,成本决定了唐卡的售价不会低。

一幅唐卡的局部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我在角巴加居住的僧舍里泡了一个上午,如痴如醉的欣赏着这门艺术。中午时分,我来到距上寺不远的吾屯下寺。

(备注:应角巴加师傅要求,我把其联系方式附上:

地址: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隆务寺吾屯上寺

电话:13897030631  13897133786)

    寺外那一溜儿白塔煞是引人注目,吾屯上下寺院都是隆务寺的属寺,也都有数百年的历史。 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 
    转经轮静静地停留在午后的斜阳里,闪烁着斑斓的色彩,默默地承载着信徒心中的祈望。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
    下午我回到同仁县城,前往黄南州博物馆,里面的镇馆之宝用细沙绘制的立体坛城让我大开眼界。据介绍,“坛城”是用五彩沙子撒出来的,僧人一旦撒上沙子,将无法更改,这就要求僧人要对图案烂熟于心,一心一意地制作。制作期间要耗费极大的体力、记忆和技巧,而“坛城”制作完成后,将不再保存,会被清空再付诸流水。

    僧侣们漫长的创作,成功后短暂的喜悦,然后是毫不犹豫的毁灭。似乎预示着漫长的付出和坚持,短暂的收获,失去的痛苦。人生一世,草木一春,花儿只开一季。极致繁华,不过一掬细沙。

    行走中渐谙诸多心态,眼界渐宽,领悟一花一世界的胸怀,十步之内,也寻得芳草无数了。

    4点多在同仁县城路口拼车回西宁。

07年5月8日

    还有2个多小时离开,便前往馨庐民俗博物馆,它是解放前青海地方军阀马步芳的公馆。
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 国航CA1208,西宁12:30-14:45北京。从北京机场坐大巴回泰达。

如痴如醉在同仁 - 楚鹏 - 楚鹏的博客

     几年来,走过不少地方,因为总是喜欢寻找,寻找答案,寻找自己。

    总是觉得,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,生活和感觉会变的迟滞,不再有新奇和敏锐,眼神也暗淡了,当一切成了一种习惯,自己活着这件事也就成了一种习惯,也就不再有生命的感觉。


    我想,人生的路并不长,但我可以让它很宽,走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